太阳集团2018网站|首頁(欢迎您)

检测到您当前使用浏览器版本过于老旧,会导致无法正常浏览网站;请您使用电脑里的其他浏览器如:360、QQ、搜狗浏览器的极速模式浏览,或者使用谷歌、火狐等浏览器。

下载Firefox

如果热爱足够深沉,寒冬怎能锁住花香 | 体谈

日期: 2021-12-02 撰稿人:

第一盏灯 

“球进了!”

皮球划出一道完美的弧线,越过人墙,直挂死角。再下一城,锁定胜局!三脚远射,三个进球,哲学院2019级本科生罗丽丹在场上高举双臂,享受着队友的拥抱和全场观众的欢呼。

在场上,罗丽丹的脸上一直挂着灿烂的笑容,丝毫看不见决赛的压力。这次,她真正地看淡了胜负,在纯粹地享受足球。对于这个一年前还找不到地方踢球的女孩,能够拥有这片赛场,就已经足够幸福。

哲院女足在比赛中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)

一年前,人大女足尚未建队,罗丽丹也还是个没有固定归属的“自由球员”,平时只能偶尔跟着院里的男队踢踢球,或者在没人的时候自己跑到球场里练习射门。

“挺无奈的,之前从来没有踢过一场像样的女生足球赛。”罗丽丹回忆道。在当时的人大校园里,和她一样的女孩子还有很多,她们热爱足球,却又因现实种种哽住了满腔热情。没有一个平台去结交志同道合的伙伴;也没有一个组织,可以让女孩们能以她们的名义去申请一块踢球的场地。

罗丽丹独自在球场踢球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)

2020年秋天,困顿的局面终于等来了破冰者。哲学院2018级本科生朱治光率先做出行动,决心要填补这片尴尬的空白。

对足球运动的热爱是跨越性别的,对足球发展的关怀也是同样。身为男足校队副队长,每次出校比赛,看到其他学校的女孩子驰骋在绿茵场上时,朱治光总会想:人大也应该有一支这样的女生队伍,人大女生也应该拥有自由踢球的机会和平台。

这个想法被时间酿得越来越强烈,“建队”成了那段日子里朱治光的头等大事。当时,他几乎每天都在和现在的女足队长,财政金融学院2020级硕士研究生钟吉芸探讨建队的事宜。“那个时候他每次见面都在碎碎念,整天都在想怎么才能把这个队伍建起来。”钟吉芸笑着说道。

在和身边的队友、老师和朋友交流的过程中,朱治光也逐渐意识到,单枪匹马挑起重任,未免显得过于理想化。想要翻开这一页新篇章,势必需要更多人的帮助

他先是和钟吉芸一起联系上了校园里本就热爱足球的女孩,之后又在男队其他队友的帮助下开始系统准备队伍的筹办事宜。和校体育部团工委沟通报备、准备材料撰写推送、发动各方关系积极转发……“男队每个人都转了那篇女队的招新推送,”钟吉芸对记者说,“当时的宣传覆盖面还是很广泛的,几乎每个院的人都有看到。”

朱治光是校女足的“建队元老”之一。(图片来源:中国人民大学女子足球队)

推送的发出像是奏响了集结的鼓角,引领分散在各处的朋友一齐迈向团聚之地。

终于,在众多力量的推动下,2020年10月14日,由22位女生组成的中国人民大学女子足球队正式成立,给校园里对足球怀有赤忱之心的女孩子们提供了港湾与归属。在罗丽丹看来,校队更像是一个类似于家的集体。“我们不仅在这里踢球,还和彼此分享着日常的点滴,它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。”

更贴切地说,女足校队的创建,其实是人大校园里足球热爱者间的相惜与扶持。填平性别挖开的沟壑,因同样的热爱汇聚在了一起,并肩携手,高秉初心,一同向更好的未来奋进着。


希望遍撒


财政金融学院2020级本科生唐堂,是被队长钟吉芸“抓”进队里的。“我看这小孩跑得挺快,很有潜力,是踢足球的好苗子。”钟吉芸打趣道。

除了“校女足队员”,唐堂还有着另外一个身份,她同时也是体育部团工委的一名干事。拥有双重身份的她,对女足面临的困境感知更为深刻。“刚进部我就发现,篮球排球都有女生联赛,唯独足球没有。挺纳闷的,也一直都想把这个空缺补上。”不久之后,唐堂在部门会议上提出了“举办女足联赛”的想法。没想到现实比预设来得更为容易,老师们通过了她的提案,并给予了大力的鼓励和支持。

唐堂(右)积极防守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)

站在比赛的角度上,女足联赛只是一次对于人大三大球联赛中空缺的填补。但从校园体育的视角上看,女足联赛的举办有着更深层面上的意义。

虽说有关“女生踢球”的刻板印象正在逐渐被打破,但社会对女足的关注度及资源的投入度却迟迟跟不上脚步。当这片阴影被投进校园,便出现了上面提及的大片尴尬空白。

对于那些对足球抱有赤忱之心的女孩来说,这无疑是无奈而残酷的。而这次联赛的创办,为人大的女孩们提供了一个冲破壁垒、展现风采的机会。这是女孩们对自己热爱与梦想的一次主动追逐,是"girls power"的一次充分展现。

同时,联赛的创立也是对人大足球氛围的提升,久而久之形成良性循环,也是对女足实力的补充。钟吉芸直言:“我们想通过比赛让更多的女生认识并爱上足球,并在比赛过程中挖掘出更多的好苗子。”

女足联赛的创立,每一步都走得不轻松,但在大家共同的付出下,也都走得很扎实。

最初,由于校内可供训练的场地有限,且使用时间已经被安排得满满当当,所以队伍成立之初,女足只能借用男足的场地,和男足一起训练。后来,在体育部的帮助下,女足申请到了周六周天上午的场地使用权。队员们都知道场地的来之不易,所以训练时都怀揣着一份不约而同的默契,严谨认真,一丝不苟,尽可能地提高训练场地的利用效率。

来自新闻学院的高水平运动员刘昱璇和刘劼在指导哲学院女足比赛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)

场地问题得到解决,如何训练又成了一大难题。这时,是踢球的男孩们站了出来。各个院里来自校园组和特长生队的队员们主动担起了教练的职责,抽出个人时间带队训练,有的特长生还主动当起了其他院女足的教练。这群男孩,都是单纯地在“用爱发电”,这份“爱”是对足球这项运动真挚的热爱和责任。

从最初想法的萌生,到最终联赛的如期举办,一路上的坎坷磨难不言而喻。但贵在坚持,贵在永不言弃,女孩们化热爱与理想为火,烧尽了沿途挡住去路的丛丛荆棘。


赛场之上


这次联赛。之于钟吉芸,与其说是比赛,不如说更像是一个不断解锁新技能的训练场。

在校队,她基本只需要履行好自己位置上的指责,但在院队,她需要关注到每一个小细节,从方方面面上扛着队伍往前进。作为一支全新组建、初出茅庐的队伍,比赛经验几乎为零,角色定位尚不明晰,配合不默契。层出不穷的种种问题,一直困扰着她。

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整体提高队伍水平,这未免是件过于理想化的事情。于是,钟吉芸决定拿自己去补队伍的短板。一届联赛踢下来,几乎每个位置都被她尝试了一遍。

“这个过程其实挺有意思的,我也能从中去思考,看自己到底适合踢哪个位置。”这种“尝试”注定会遇到苦涩,但最终结出的果实分外香甜。

其实,对于所有的校队成员来说,这次联赛都是一次以战代练的好机会。作为队里的核心,她们在提升自己个人能力的同时,也更加懂得了如何去与队友沟通交流,如何带动整个团队,如何面对困境和失败。

钟吉芸(左二)在赛场上。(图片来源:受访者


联赛见证了她们的蜕变,而她们也见证了自己身边那些初入赛场的女孩,由陌生到熟识,由青涩到成熟,由懵懂到热爱。

或是受到感染,或是兴趣使然,这些女孩怀揣着不同的初衷,终相会在了联赛赛场,并一同开启了一段新的探索历程。赛场上,对胜利的渴望追逐点燃了她们的一腔热血;一腔澎湃热血又逐渐积起了对足球的热爱。女生们在奔跑间感受运动的魅力,并收获着最纯粹最真挚的快乐。

就像罗丽丹所说:“校队就像是一朵蒲公英,吹开后,种子就会飘满整个校园。”


望向明天


让我们再次回到决赛的赛场。

终场哨音响起,哲学院成为了中国人民大学第一届女足联赛的冠军。上演帽子戏法的罗丽丹,被人群簇拥着,共享着这胜利的时刻。

钟吉芸站在场边,注视着在半决赛击败自己的罗丽丹高高举起奖杯。她的眼神里多少有些遗憾,但更多的是欣慰和祝福。一年之前,她还是那个队里所有人都要依仗的“钟队”,如今,身份未变,但身边稚嫩的女孩们,已经纷纷成长为了可以独当一面的球星。

她真诚地期待着,满怀希望将脸庞转向明天。在那里,也有一群女孩正在欢庆,而戴着队长袖标的她高举奖杯——这次,是以“人大”的名义。

各院女足队伍图集

明年春暖花开时,女足联赛,我们再相见!

玫瑰绽放球场,热爱点燃冬日。

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“青年人大”

点击跳转原文

本报记者    编辑/ 白皓北

采访/ 贾亚欣 朱弘毅 白皓北 王浩喻 李伊风

文/ 贾亚欣 万语

图/ 姚壮 受访者 中国人民大学女子足球队 各学院女足

责校/ 蒋欣洁